最大都市與最烈火災 ——論日本江戶火災的得與失

導言:火災是城市的大敵,如何應對火災是一座城市繞不開的命運課題。本文從300多年前的日本江戶火災中,從建材與城市規劃角度,分析江戶火災的得與失。正是這個獨特的時代烙印,毀壞了老江戶,造就了新東京。

一:火災之都——江戶

日本東京,舊稱江戶。17世紀德川家康在關原之戰中取得關鍵性的勝利,由此開始了以江戶城為據點的江戶幕府統治時期,江戶也因此作為一座政治城市而登上歷史的舞臺。人口從6萬一度超越百萬,江戶中期成為了當時世界最大都市。

但是江戶歷史上多災多難,尤其是火災發生頻發。當時,樂觀的江戶市民用煙花形容江戶火災之多:“火災與爭斗,乃江戶盛開之花”

2018年,關于江戶火災的最新發現的不斷增多。比如,在東京站附近的地產開發過程中,在開挖地基的過程中,施工人員發現橫亙江戶時代的 265年的地層遺跡。

在這些地下土層中,不難發現土層的顏色有嚴重的分層現象,這即是大火災的證據。有燃燒痕跡的土層是火災層,呈現黑色。在其之上是填土層,呈現自然土色,上面還是黑色的火災層,如此循環往復夾雜,共歷經20層(即10層火災層,10層填土層)之后,到達地表。

經探測,最下層是1650年的火災層,最后一層火災層是1850年的幕府末期,期間經歷200年,代表了這個區域的火災發生次數。而整個江戶發生火災頻率更是高達3年一次。

江戶是名副其實的世界上大火災發生最多的都市,火災之都

 

二:火災緣起——“水與木的城市網絡”

以世界三大火災明歷大火為例,從文獻記載中探究江戶為何火災頻發,以及分析引起大型火災的原因。

日本琦玉大學的西田幸夫教授研究團隊,通過古籍資料,將火災點的地名和燃燒時間記錄,在地圖上進行統一繪制。甚至將火災燃燒時間精確到小時,火災范圍精確到1公里。這樣,基本還原了將江戶七成土地化為焦土的“明歷大火”的始末(165732日開始,持續3天)。

以此分析得出三大原因:

首先:傳統的木質建筑材料

“明歷大火”的最初著火點是本妙寺,頃刻之間火災蔓延。從一戶人家燒到鄰居家僅僅20秒,速度之快,非常驚人。為何?是因為當時的城市構造是無縫排列的木質建筑為主。可以說,在建筑材料上,整個江戶就是一座易燃的城市。

其二:江戶發達的供水網絡

發達的水系和供水網絡為何成為城市火災的原因?原因如下:因為在江戶建城初期,德川家康立志將只有六萬人口的農村進行大改造,建設為名滿天下的最強都市。從當時的城市規劃圖《江戶始圖》中可以看出,江戶城的護城溝濠,螺旋式地繞城兩周,成為江戶城的最大軍事屏障,在幕府的設計下,護城河成為了整個城市的運輸河道。

如圖,只用了34年(1608-1642年),護城河水系竟然覆蓋整個城市,江戶城鎮面積擴大了5倍。而螺旋式的護城河道理論上可以不斷延長,無限擴展,推動周邊土地城市化,人口激增。于此同時,大量的城市人口意味著需要充足的飲水源。當時江戶城發展了木制輸水管道,遍布整個江戶。

這是當時世界獨一無二的的最大供水網。但是,這些木制水管的地表蓋板都是木制的,而且聯通每家每戶??凸凵轄?,一旦失火,這個最大供水網瞬間成為最大導火網。

其三:席卷陸地與水系的火旋風

江戶城內水網密布,本可以起到阻擋火勢蔓延的作用。但是火旋風成為了席卷整個江戶的最大災星,日文古籍中,市民以車輪般的猛火形容江戶火旋風。豐橋技術科學大學和山形大學研究人員做了實驗,在4x4米見方的區域,燃燒汽油

能夠觀察到8米高的火焰

據推測,當時明歷大火的火焰旋風可達50米,而且據記載,不僅僅一個,而是3個以上。

這些旋風跨越水網,整個城市的2/3 化為灰燼,連當時日本第一的江戶天守閣也被付之一炬。

 

三:火災對策——防火帶

明歷大火之后,幕府當局即著手城市重建。當然不是簡單地復建,而是商討提高防災能力的城市規劃。根據藏于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的5張《復興計劃圖》,可以看到涉及到3000戶的居民大遷移,而且武士階級,神社寺廟,都在外遷的計劃中,從而成立面積龐大的新城區。

與此同時,居民外遷后留下的空地則成為防止火災蔓延的防火帶,全城共建立17處防火帶。17處防火帶,在火災中確確實實增加了人民的逃生時間。經過電腦模擬實驗,明歷大火發生當時并無防火帶,火災發生后,只要105分鐘,火勢即到達外護城河。而假設當時設置了防火帶,則在135分鐘后,火勢才到達外護城河,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。事實也的確如此,據記載,在明歷大火之后,再也沒有發生超過1萬人死亡的大型火災,甚至多次創下0傷亡的火災紀錄??梢運嫡饈塹筆筆瀾緗銜冉某鞘蟹澇止婊?。

 

四:城市重啟——抗災規劃

災后重建的江戶城市規劃,除了在火災發生時,起到減緩火災蔓延功能的防火帶外,城市規劃更是加強了災后快速重建的功能性。比如在遠離江戶城中心住宅密集地的安全地帶,設置了貯藏木材的木場,平時囤積木材,災后快速啟用,重建家園。同時,也在一定范圍的街區中專門建造可以儲存應急糧的建筑,以備災后供市民支用。據記載,藏下一般50萬石的大米,能支撐50萬市民支撐半年。由于江戶城本身擁有發達的繞城水系,因此災后重建也增添了便利,糧食和木材通過江戶城水系,一天之內能抵達城內任何地點,是輸送城市物資的生命通道。由于是當時庶民房屋都木制房屋,通過3天的重建,街區房屋即可使用,江戶市民即可重新生活和經商。

在幕府和市民的共同努力下,明歷大火之后,僅用50年,江戶人口由40萬激增到100萬,成為當時世界最大都市。但是由于市民急速增多,在原有的防火帶空地上聚集了人群和違章建筑。

因此也接連發生大火,并發生了較為慘重的敕額大火(1698年,3000人死亡)。

 

中國有句諺語,禍兮福所倚,福兮禍所伏。從火災這個切入點,不難歸納總結出江戶火災得與失的辯證關系:

1.  江戶的發展源自發達的水網,但也由于木制輸水管造成火災的快速蔓延。

2.  江戶木制建材房屋,即是火災易燃的弱點,也是災后快速重建的優勢。

3.  江戶火災不斷摧毀城市,但也逼迫城市更新,像不死鳥一樣涅槃重生,催生了城市基礎建設,不斷優化調整城市格局,培養與災難搏斗的民風。諸多因素結合在一起,反而讓江戶發展得更好,變得更加繁榮。

Aspace | 上海艾斯貝斯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